基金经理:债市调整尚未结束 明年或存阶段性机会

2016-12-12 07:41:00 来源:中国基金报 作者:李沪生 储泽

  辛辛苦苦忙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债券市场的小船说翻就翻,自10月下旬以来,债券市场出现了一轮较大幅度的调整,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突破3%,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也同样走高,资金面偏紧的局面几乎每天都在持续,一点小风声都会带动债券市场的剧烈波动,债券从业人员陷入了筹措资金应对流动性的漩涡中。

  关于近期债市调整的原因,各家基金公司看法都相当一致,央行去杠杆、人民币贬值、年底资金面紧张等多因素叠加,且调整势必会持续,明年债市依旧将以谨慎态度为主。但从多位基金经理的观点来看,大部分基金经理对明年的债券走势并不那么悲观。

  降杠杆是主基调 加息可能性较低

  11月最后一周,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此前的2.7%一度攀升超过30个BP,一度突破3%,下半年来波澜不惊的债券市场平地起波浪。

  从债券基金的表现来看,11月28日~12月9日,1432只债券型基金(A、B类分开统计)仅有156只取得正收益,不少分级债基B份额、可转债基金、增强债基跌幅都超过3%,有些基金辛苦了前10个月,大部分收益在近一个多月消失殆尽。

  圆信永丰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吕文龙表示,最近这波调整无论是幅度还是速度都相当之大,整个债券市场的收益率已然回到今年年中的水平,很多债基到年底都很难保证今年能够取得正收益。维持了3年的债券牛市在短短一周内出现反转,央行也同样开始收紧风口,开始默默地去杠杆。

  记者发现,有央行官员在对外参加活动时罕见地提及“加息”字眼。

  多家基金公司都指出,年底历来都是资金使用率较为紧张的节点,加上央行近期又持续回笼资金,且收紧流动性的态度异常明显,去杠杆之心相当坚决。

  沪上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债券交易员透露,央行对杠杆的控制已经持续了数月,原本市场资金期限多以7天内为主,现在14天、28天也会频繁出现,资金成本也随着期限的增长而越来越贵,“最重要的是在9月底时甚至有机构出现了爆仓但央行也未采取动作,足以显示央行正在逐步引导债市去杠杆。”

  一位基金经理透露,央行对基金杠杆率进行窗口指导,“封闭式债基正回购的比例不得超过20%,开放式基金则是40%,虽然还未有出台硬性规定,但是央行已经在倒逼机构如此操作。”

  吕文龙也表示,虽然此前央行传出加息预期,但实际上加息的可能非常之小,“中国加息是有一个很程序化的衡量,主要标准是看通胀和经济增长,但这两个条件目前都不满足,CPI还在2%附近水平,即使到明年年中也不会达到3%,而经济增长国内还没有到足以承受加息的地步。”

  但吕文龙也同样表示,虽然没有加息举措,但实际上央行已经在做一些流动性上的公开市场滚动投放,这些投放的方式实际上会使得银行间资金成本上升,效果等同于加息。

  调整仍将持续

  在这背后,几乎所有的基金经理都认为,债市调整远未结束。

  光大保德信基金固定收益总监林洪钧认为,站在目前时间点,局部流动性的紧张、市场结构和传导带来的冲击、以及以理财为代表的金融机构负债未来会受到何种更为严厉的监管尚未得而知,因此市场动荡持续的时间还很难揣测。但是如果从基本面变化来看,也许春节过后我们会看到房地产调控对经济影响逐渐显现,而本轮补库存周期也有可能在明年二季度后触顶。那么,经济增长动力、通货膨胀因素以及信贷数据都会构成一个阶段性顶部平台,届时也会伴随债券市场调整告一段落。

  而沪上一家中型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则表示,目前来看,11月月末已过,但资金紧张的状况并未好转,此番调整的持续时间可能不会太短。

  吕文龙也认为,调整触发的两大因素,海外利率和流动性紧张仍未结束,可能市场还需要冷静地观望一阵。

  博时基金经理王申指出,中期内最关键的变量在于政策对实际增速的选择,如果宏观政策依旧保持对实际增速的诉求,而潜在增速下行的趋势不变,潜在增速缺口面临重新小幅扩张的趋势,从而引发类滞胀格局出现。需要警惕类滞胀对货币政策的制约,以及可能被动引发的流动性冲击。

  海富通基金经理何谦对于明年的债市并不悲观。虽然如今资金面的冲击大概率告一段落,但资产的调整,往往是以季度为周期,不会立刻结束;而对于经济回暖的观点,也需要到一季度才能看到新的数据,才能证实或证伪,所以他判断,目前债市弱势调整很可能要持续到明年一季度。

  后市仍有操作余地

  尽管债市短期看不到好转迹象,但实际上基金经理对于明年的操作依然充满信心。

  上述中型基金公司基金经理表示,资金面紧张反倒可能促使债市出现部分波段性操作机会,应该抓住建仓良机,争取在明年一季度债市配置压力出现、债券价格上涨时小有收获。“基于这一预期,接下来的完整运作期内,利率债将以波段操作为主;信用债严格控制风险及单券比例,分散投资并及时获利了结。操作上坚持谨慎的投资策略,配置久期较短的债券,并及时增加现金和高流动性品种在组合中的持仓。”

  也有基金经理表示,虽然普遍认为,明年宏观经济难有明显好转,通胀预期也不会很高,银行理财规模会下降,没有那么多资金进入到债市,但房地产投资撤出来的资金依然没地方可去,债市仍是一个蓄水池,在春节过后这些新的资金会有一个配置的需求。利率债方面,明年的震荡会加剧,要看怎么把握波段的问题。“现在这个时点买入,明年全年的收益预期测算在4.6%左右。”

  上投摩根债券投资总监赵峰表示,经济依然会在“L”型上徘徊一段时间,预计低利率的整体环境难发生大的逆转。简单的讲,对未来一年债券市场的观点,是“有正收益,但是正收益会明显下降”,所以需要寻找更多的资产来增强收益。

  吕文龙也坦言,站在现在的时点,调整已经过半,债市不会继续低迷,从现在估值收益率都有吸引力,只是还未到反转的时期,如果提早一点把杠杆和久期降下来,现在反而是好时点。在现在不建议去卖出债券,因为一旦卖出就是直接出现了账面的浮亏,最近很多债基净值确实出现了回调,但现在债券反而是跌多了具有一定的安全边际。

  林洪钧认为明年或者更长时间窗口来看,对债券市场不应太过悲观。跨年过后,资金面的波动会逐渐放缓。市场情绪往往从一个极端会走入另一个极端,后续预期修复存在一定空间。

  华泰保兴尊诚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基金拟任基金经理张挺认为,明年宏观经济总体保持稳定,但房地产调控叠加市场利率回升,越往后经济回落压力会越大,而明年通胀压力会大于今年。所以,他判断明年债市在收益率上行后存在较好的投资机会。相对看好中高评级信用债,而在信用债投资上,更关注受益于供给侧改革的部分盈利好转的上游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