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记者 黄金生

  信托,在投资领域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名词,而艺术品信托也曾大抢眼球,但随着监管的不断加强,艺术品信托似乎已经风光不再,风险却随之加大。

  今年上半年,根据用益信托网的数据,仅3家信托公司发行6款艺术品信托产品,其中5款信托的状态仍然显示“在售”,仅一款“执行”,且这6款艺术品信托的发行规模都不大。

  今年6月,与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新规征求意见稿配套的风险资本计算表终于露出真容,“融资类”项下的“艺术品信托”被官方列为高风险业务,其中,艺术品信托高达6%的计提风险比例,在所有信托业务中居于峰值。

  高额计提风险资本

  作为征求意见稿的核心内容,此次风险资本计提的方式,较之前出现了多处实质性调整。其中,新规显示,矿产信托与艺术品信托都被单独列项,高额计提风险资本,艺术品被列为强化的重点。

  在新的计算办法中,“融资类”项下,“煤矿信托”与“艺术品信托”被单独列出,在集合项目中,煤炭信托业务计提风险比例高达5%,艺术品则高达6%,在所有信托业务中居于峰值。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称:“艺术品因为估值和流动性两个问题从根本上无法解决,确实比矿产信托的风险更难控制。同时,此次单独列出计提,也与这几年借道艺术品信托之名,做资金拆借之实的情况有关。”

  同样,资深艺术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研究员马健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艺术资产是兼具高风险和高收益特征的资产。相比之下,艺术品可能是各类资产中风险最高的。我们在谈及艺术品时,往往只是片面地强调其高收益性质,而有意无意地忽略其高风险性。事实上,虽然艺术资产的‘收益风险比’要比国债和公司债高,但却比股票低。”

  马健认为,从这个角度来看,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新规征求意见稿将艺术品信托单独列项,高额计提风险资本,实际上是情理之中的风险管理之举。

  艺术品信托连续下滑

  事实上近两年来,艺术品信托连续下滑。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山东信托、中信信托、金谷信托、华融信托、国投信托和兴业信托6家公司发行18款艺术品信托产品,资金规模约12.38亿元以上,较2012年、2011年分别下降了近四成和七成多。

  而在今年上半年,根据用益信托网的数据,总共仅3家信托发行6款艺术品信托产品。从2014年1月至今,其中5款艺术品信托的状态仍然显示“在售”,仅一款“执行”,且这6款艺术品信托的发行规模都不大。

  本来日子就不好过的艺术品信托,当下又被官方单列为高风险业务。而《TEFAF 2014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中文版)》早有分析表明:2013年,80%的信托基金是融资基金,操作方式很像资产抵押债券,由于中国对于放贷机构有非常严格的规定,银行不太愿意以艺术品为抵押的借贷出现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这就使得艺术品基金完全成了艺术品贷款。

  艺术品信托的连续下滑,让人们再次重视其小众化、进入门槛高、定价市场化及交易透明度不足等问题,投资标的本身存在的流动性低等问题一直是艺术品信托不能忽视的风险。

  浙江文交所副总裁刘波表示:“艺术品融资本来就属于高风险业务,艺术品信托应该是艺术品市场上专业的机构经营,而我们的艺术品信托都是纯金融机构在操作。”

  艺术众筹很“抢眼”

  实际上,除了不被看好的艺术品信托举步维艰外,其他的艺术品融资形式在近两年却都在展开各方面的探索。

  记者了解到,从艺术家项目到画廊,艺术众筹是今年在众筹兴起后的另一种艺术融资形式,这种去渠道化的融资模式,正在以最直接的方式对接资本与资源。

  “无论是信托也好,众筹也罢,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就是一种风险投资。因为艺术品价值的不确定性,真伪难以辨别的特点,就导致了所有涉及到艺术品融资的项目都会具有巨大的风险。而国内缺乏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假货泛滥都导致了对艺术品投资领域的不信任感。提醒普通投资者和消费者,涉及到艺术品的任何投资项目都应论证和仔细了解,不能因为具有高回报率就盲目投资。”中国艺术家协会专家张伟介绍。

  来源:消费日报网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