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国内投资市场上涨价幅度最大的品种是什么?股票、房产、黄金,还是大宗商品?都不是!这些投资品的价格上涨,比起一块块疯狂的石头,都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在翡翠的带领下,近十年间,很多玉石的价格以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数量级上涨。而黄金不过涨了近5倍,白银最高涨了约9倍,铂金涨了不到3倍,钯金价格甚至还低于2000年。

  疯狂石头的价值神话,几乎发展到了“沾石必涨”的地步。最突出的例子是,近年玉石收藏市场上,黄龙玉和岫玉这类本不入流,在几年前只能称得上是杂石的品种,也成为收藏投资界的新宠,身价翻滚直上,上演着“石头变玉”的神话。不仅如此,一众金丝玉、台山玉、蓝田玉、昆仑玉、独山玉打着“新玉种”的旗号,价格也成倍飙涨。

  黄龙玉、昆仑玉、金丝玉、台山玉、蓝田玉到底有没有收藏投资价值?它们的价格神话,是价值的回归,还是炒家的推动?在玉石普涨的情况下,还有什么潜力股可挖?最重要的是,玩玉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特邀嘉宾

  佘定常(广东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会长、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

  侯舜瑜(广地珠宝董事长、总经理,国家注册珠宝鉴定师)

  嘉宾主持

  赵利平(收藏家、资深艺术评论人)

  不可能随便就冒出一个新玉种

  赵利平:其实不仅仅是黄龙玉,最近几年市场上冒出了很多新玉种,像昆仑玉、金丝玉、台山玉、蓝田玉等等,价格也都涨得很厉害。

  佘定常:和田玉和翡翠已经涨得这么厉害,而且资源也稀缺,肯定会有替代品出现,这很正常,大家去追捧,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从收藏的角度来讲,目前还没有一种玉石,可以挑战或者撼动和田玉和翡翠的地位。

  侯舜瑜:中国的四大名玉,矿物都是经过几亿年的时间才形成的,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冒出一个新玉种。昆仑玉、金丝玉、台山玉、蓝田玉等等,其实都是噱头,新壶装旧酒。好像台山玉,其实是黄龙玉的一种,只不过产自台山,就被包装成了一个新玉种。又比如汉白玉、大理玉、阿富汗玉、蓝田玉,其实都是同一种矿物碳酸盐大理石,物质成分是相同的,但不包装卖不出好价钱,所以各地在宣传时,都套上一个漂亮的名称,产自北京的被称为汉白玉,产自云南大理的叫大理玉,产自阿富汗的叫阿富汗玉,产自陕西蓝田的叫蓝田玉。

  但也有一种情况,某种矿物早就被发现,只是一直没有发现宝石级的。比如坦桑石,这种矿物早就被发现,但是1967年的时候,才在非洲的坦桑尼亚发现了宝石级的,这是世界上坦桑石唯一的产地。为了纪念坦桑尼亚共和国成立,才把这种宝石级别的矿物命名为坦桑石。

  赵利平:独山玉和岫玉最近几年价格也涨了很多,它们有没有收藏价值?

  侯舜瑜:打个比方,和田玉和翡翠就是大盘股、蓝筹股,而其他的玉石只是题材股。岫玉之所以一直炒不起来,除了其产量很大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岫玉本身的品质不行,质地比较软,放久了光泽容易浑浊暗淡,还会失水、褪色,远不如翡翠玉器那样越擦越亮,所以这些材质特点决定了岫玉只能是一种低档玉料,多用于摆件。而汉白玉、大理玉、阿富汗玉、蓝田玉容易开裂,也不是传世的藏品。

  赵利平:我们可以这样理解,黄龙玉、金丝玉等新冒出来的“玉种”,没有历史文化的积淀,没有经过市场长时间的考验,品质的稳定性也未被认可,充其量只能是有所玉化的石头。那么,如果单从投资的角度出发,谁有可能会是下一个黄龙玉?

  侯舜瑜:从资源稀缺性来看,我比较看好绿松石和孔雀石,一个产自湖北竹山,一个产自广东阳春等地。绿松石有着独特的蔚蓝色,而孔雀石的绿色非常浓重,而且它们的质地硬度也相对较高。特别是绿松石,它的颜色是传统伊斯兰教、藏传佛教的宗教色,可以用于雕琢饰品和摆件。

 

 

                                       黄龙玉获奖作品《夜游赤壁》

 

 

黄龙玉获奖作品《道法自然》


  真正的藏家谁都不收黄龙玉

  赵利平:从2000年开始,翡翠的价格就一路攀升,最近两年更是一年翻数倍。还有我们的“国玉”和田玉,最近几年也一直在追赶翡翠,也出现了上百万元难买一公斤和田玉的现象,真可谓“千金易得美玉难求”。不仅如此,最近几年,只要跟玉沾边的石头,身价也都集体大涨。最具神话色彩的当推黄龙玉,这种石头在2000年开采之初被称为“黄蜡石”,后来被称为“黄龙玉”。在2004年以前,“黄蜡石”身价很低,等同于石头,而现在摇身一变的“黄龙玉”,每千克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几千元乃至几万元。这些价格暴涨的玉石新贵,到底有没有收藏价值?

  侯舜瑜:这七八年来,和田玉和翡翠的涨价潮至少富了十万人。我们考虑一种玉石有没有收藏价值,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以下几种属性:一是资源稀缺性,物以稀为贵;二是维护费用不高,好像翡翠,后期基本无须维护;最重要的是,看其是否得到传统价值的认同,比如欧泊,虽然也很漂亮,还是世界五大宝石之一,但是它含水,放久了会脱水,光泽会黯淡,物质结构不太稳定,所以也不太倾向于把它作为一种收藏品。还有黄龙玉,为什么传统的收藏家不会把黄龙玉当成收藏品?因为它经不起历史的考验,没有文化内涵,即使近几年价格涨得厉害,但是真正的藏家谁都不收黄龙玉,真正的玉器行家也没人会做黄龙玉生意。

  赵利平:对于黄龙玉是玉是石,之前一直都有纷争,但最新一版的《珠宝玉石名称》国家标准(GB/T16552-2010)正式发布实施,黄龙玉已经被收入了天然玉石名称之中,进入与翡翠、和田玉等玉石同等的行列,为什么它最终还是没有收藏价值?

  佘定常:收藏其实应该是收藏文化,选择一件收藏品,一定要考究它的文化内涵和文化积淀。但翡翠价格经过这么多年的历史考验,仍然能够不断攀升,因为它有几百年的文化沉淀。和田玉的历史更悠久,承载了从上古到现在7000多年的文化,“完璧归赵”、“价值连城”等很多典故,说的都是和田玉,在中国文化历史上,再没其他东西能够由单一物质,传承为一种文化。

  反观黄龙玉,看完就完了,说不出什么历史,什么典故,缺少文化支撑。它的价格暴涨,更多是炒作的推动。炒家看到翡翠、和田玉涨得太厉害了,获利空间越来越小,就把黄龙玉推了出来。其实黄龙玉的物质成分不稳定,致密度远不如翡翠、和田玉,容易跑水跑色。我做过实验,拿一块黄龙玉在室内放着,三个月或者半年后你再看,颜色就会变淡变白,如果有光晒的话,变色更快。而翡翠、和田玉物质成分很稳定,放上几百年、几千年都不会跑水跑色,因此它们才是值得人们长期收藏的。

  侯舜瑜:所以收藏很考验个人眼光,最重要的是不要跟风,不要乱买一通。我们常说文以载道,其实玉也载道。在中国,玉象征着和平、**,而且同样一块玉,后期的人工雕琢也赋予了它不同的文化内涵。

  佘定常:好像台北故宫的翠玉白菜,材质本身价值并不是很高,而且按照现在的工艺水平来说,它的雕工也不是很好,现在一个能工巧匠,随随便便一件作品,工艺水平都会比它高。但放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能够有这样的技艺水准已经很了不起了,其后来的历史传承,又赋予了它很多历史文化价值,所以现在它的知名度那么高,被称为国宝,也不为过。

  和田玉追赶翡翠的步伐从未停过

  赵利平:玩玉不是从现代才开始的,上等的玉石古代就火了,比如和田玉、羊脂玉,都是古时候的“皇玉”。据我的观察,之前有一段时间和田玉的价格上涨得比较厉害,但最近几年翡翠的风头又盖过了和田玉,两者之间价格谁高谁低似乎难以比较。

  佘定常:和田玉是中国传统的玉种,翡翠相对和田玉而言是后起之秀。之前北方人比较喜欢和田玉的温润,南方人则比较喜欢翡翠的艳丽,和田玉在南方几乎没有市场。后来广地珠宝在广州最早引入和田玉,经过这么多年的市场培育,还有和田玉本身价值的被发现,近年来和田玉在南方的市场越来越大。但相比而言,翡翠目前依旧在南方市场占主导地位,不过,和田玉还是有很大的市场潜力和空间的。

  侯舜瑜:2002年的时候,我们第一家将和田玉引入广州市场,当时看中的就是和田玉几千年的文化积淀,觉得这个市场肯定是被忽视了的。但刚开始推广的时候的确很困难,南方人对和田玉的认知度普遍不高,虽然当时和田玉的价格已经定得很低了,但买的人仍然很少。我记得当时一个小玉扣,可以只卖300元,现在起码都过千元,十年间价格涨了六七倍。

  和田玉价格的真正腾飞是从2008年奥运会后开始的,当时昆仑玉被定为北京奥运会的奖牌用玉,其实昆仑玉就是和田玉的一种。加上当时国学兴起,传统题材回归,对和田玉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但直到最近四五年,其他珠宝商行才开始跟进销售和田玉。虽然和田玉追赶翡翠的步伐从来没停过,但因为消费者对其认知度不如翡翠高,所以一直到现在,和田玉的价格与翡翠还有一定的差距。

  佘定常:另外,和田玉与翡翠相比,首饰功能也比较弱。翡翠可以跟钻石、黄金镶成各种戒指、首饰,但和田玉的色调很单一,没有给设计师留下充足的发挥空间。不仅如此,和田玉偏向于环、盘,所以它比较常见的是用作手环,而翡翠在首饰的运用上非常多样性。

  赵利平:据我所知,一些人不敢收藏和田玉的一个原因,还因为和田玉比较难鉴别,除了新疆料,还有青海料、**料、加拿大料等等,他们都称自己是新疆和田玉,但一拿去鉴别,出来的证书上写的都是和田玉。

  侯舜瑜:这涉及到国家标准的制定。和田玉是原产我国新疆和田的玉石,不过现在按照国家标准,所有的软玉都被叫做和田玉。也许有人质疑国标为什么这么笼统,但从技术鉴定的角度来看,标准必须有可操作性,这是我们制定标准的前提。虽然我们这些常年在市场上摸爬滚打的人,很容易就能将几种和田玉分辨出来,但是按照技术手段,却是没有办法让显微镜分出几种玉石的产地。而且参照钻石的国际标准,钻石也不分产地只看4C。

  赵利平:那新疆以外的和田玉有没有收藏投资价值?

  侯舜瑜:南橘北枳,和田玉也一样,不同产地的料,质量肯定不一样,不然价格不会相差那么多。现在新疆出产的和田玉籽料价格,是俄罗斯料的5倍,青海料的10倍以上,韩国料的15倍以上。在我们专业人士的眼里,新疆和田地区才是品质上乘的白玉籽料之唯一出产地。这里的籽料通常集油润、白、细腻、干净等多个美玉特点为一身。虽说论单个玉石的品质而言,俄料、韩料、青海料等当中的确会出现比新疆和田玉品质更上乘的白玉,但是在同等品质水平上,新疆和田玉的细腻、油润程度、白度肯定会超过其他玉料。

  中国四大名玉

  中国四大名玉,是指新疆的“和田玉”、湖北郧县等地产出的“绿松石”、河南南阳的“独山玉”,以及辽宁岫岩的“岫玉”。

  “和田玉”主要分布于新疆莎车至塔什库尔干、和田至于阗、且末县绵延1500公里的昆仑山脉北坡,共有9个产地。玉质为半透明,抛光后呈脂状光泽,硬度在5.5度至6.5度之间。和田玉夹生在海拔3500米至5000米高的山岩中,经长期风化剥解为大小不等的碎块,崩落在山坡上,再经雨水冲刷流入河水中。待秋季河水干涸,在河床中采集的玉块称为籽玉,在岩层中开采的称山料。根据颜色可分为8个品种:白玉、羊脂白玉、青白玉、青玉、黄玉、糖玉、墨玉和碧玉。当中的羊脂白玉是白玉中的上品,含透闪石达99%。羊脂白玉的经济价值几倍于白玉,在汉代、宋代和清乾隆时期,都极其推崇羊脂白玉。

  “绿松石”的工艺名称为松石,是一种具有独特蔚蓝色的玉料。它的英文名称为“turquoise”,即“土耳其石”或“突破玉”。事实上,土耳其并不产绿松石,而是由于古代波斯出产的绿松石经土耳其运往欧洲,才被人们误认为产于土耳其而得此名。在元代,绿松石被称作“甸子”或“碧甸子”。优质的绿松石主要用于制作蛋形戒面、胸坠等,质量一般的绿松石则用于制作各种款式的项链。

  “独山玉”又称“南阳玉”或“南玉”,产于南阳市城区北边的独山。它有绿、白、黄、紫、红、白6种色素77个色彩类型,是玉雕的一等原料。其中以芙蓉石、透水白玉、绿玉的价值最高。独山玉的历史也很悠久,1959年在独山附近的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出产的玉铲,证明早在5000多年前,先民们就已认识和使用了独山玉。

  “岫玉”是一种软玉,因主要产地在辽宁釉岩而得名,属蛇纹石。它形成于镁质碳酸岩的变质大理石中,外观呈青绿色或黄绿色,半透明,抛光后呈蜡状光泽。岫玉的产量之大和用料之多,在四大名玉之中均占首位。但因其硬度低,在玉器被擦拭保洁的过程中,容易被磨损而使本来不强的光泽逐渐变暗淡,故岫玉属低档玉料。而在制作大型玉雕座件和中小型摆件中,因对玉的硬度要求较低,所以仍是颇受欢迎的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