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艺术类人才应该怎样创业?

2016-03-08 14:19:34 来源:中国证券网 作者:李虎

  中国证券网(记者 李虎) 创业,是目前全社会最热的词汇之一。而各层次各地区一系列创业政策,对于普通的创业者来说,哪些已经感受到了,哪些还亟待完善?对此,上证报记者深入杭州和深圳的创业园区,感受今日艺术行业创业者们的酸甜苦辣,讲述艺术市场多元化格局下的创业故事。

  粉丝就是我的未来

  韩林于中国美院毕业后去德国留学4年学习当代艺术,2008年回到中国时,正是中国当代艺术井喷的时期。当时,北京798每天有几十个展览,但韩林这样的毕业生却无法进入传统的画廊、美术馆和博物馆体系,“我那个时候从798穿过,就想着能有一个画廊的前台发现我。”

  未被798容纳的韩林无奈之下回到了杭州,借助自己在中国美院时期打下的扎实基本功,开办了一个高考美术班。几年里,由于教学质量较好,学生数量越来越多,韩林积累了100多万元的资金,相对其他办班挣钱后就买车买房的同行,韩林却将这笔钱攒了下来。因为他有一个创业梦想。韩林说,尽管通过办班做到了衣食无忧,但他并不想一辈子办班,每次想到从国外回来那种无助的感觉,都会让他觉得创业再难都要试一试。

 

韩林

 

  2012年,韩林拿出了他的全部积蓄和两个天使投资人的投资,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韩林的方向是对当代艺术进行精准营销。他的思路是媒体和平台先行,这是他从小米手机上获得的启发:“小米如果一开始做手机,肯定不如现在这么热,而一开始做免费的操作系统,让人无成本体验,这是一种很好的思路。”

  韩林对媒体有着自己的观点:“艺术圈的纸媒大部分是市场为导向,阅读趣味性不强,所以我当时就一个要求:让人看了就想读。第一批弄得就是杂志,免费给艺术家和画廊,杂志出了5期。每期3000本,艺术家收到后非常喜欢。不过当时成本确实很高,等到第六期的稿子都编排好了,却没钱印刷和发行了。”

  好在2013年的一场媒体革命救了韩林的团队。2013年,微信公众号功能正式上线,于是韩林立即推出了微信公众号《62度灰》,没想到一炮打响。“移动互联网的力量只有亲自体验才会发现。原本我们打算安心做3年纸媒再做网站,后来各方面的情况使得这个速度加快了。”

  2015年,国家推动小微文创企业创业的各项政策推出,韩林立即就向杭州下沙区的创业孵化园申请了新的办公地址,并且顺利入住,还获得了相应的税费减免和银行贷款,尽管数额不高,但是韩林还是很满意:“目前可以说资金流已经得到了改善,我的团队扩充到12个人,每天就一件事:做好微信并认真推广。目前粉丝有70多万。我的内容,肯定是搞艺术的人都想要的内容,起码你会点开认真看一看。”

  尽管目前靠微信公众号获得了巨大的粉丝量,但韩林坦言,目前大多数运营费用依然要靠画班那边补贴过来,但是他相信,有了粉丝就有了未来。

  用行画的价格干掉行画

  相比起韩林的自媒体之路,深圳创业的刘佳佳的创业故事也颇有看点。

  刘佳佳毕业于广州一所高校美术专科,2010年,刚毕业的她就来到了创业之都——深圳。但她失望地发现,这所城市更多的是IT创业人才的天堂,她这个“画画”的“非常不受人待见”。

  来深圳之前,刘佳佳的老师就说深圳是“文化沙漠”,来了以后她发现原来真的如此。无奈之下,她只有去位于布吉的大芬村碰运气,而这一次碰运气的经历,却让她有些“绝处逢生”。

  “当时整个大芬村我都转过来了,没有人买我的画,一个都没有。而且,没有一个人认为我的画会有人买。还有好几个老板满脸嘲讽,说我的画给他们当擦笔布都不合格。”

刘佳佳的签约画家们

 

 

李佳佳的原创油画产品

  内心受到极大挫折的刘佳佳后来被一位好心的香港画商收留,留下来画“行画”,由于功底远超一般的画工,刘佳佳很快在三个月内当上了“画师”,月入过万。在很多画工眼中,刘佳佳已经算是在这个行当混的很不错的了,但是刘佳佳内心深处,却一直在拷问自己:“你的价值,难道就是一辈子重复《蒙娜丽莎》和《向日葵》吗?”

  有心的刘佳佳在2012年开始留心老板怎么接单子,研究大芬村很多画商的生存模式。2012年,她也格外刻苦。她临摹的世界名作尽管是“行画”,却足以以假乱真。2012年一年,她的收入超过了40万,这让她有了底气去思考自己的下一步。于是她跟老板商量,一周一半时间自己创作,另一半画行画。老板同意了。

  2013年,刘佳佳借助一些朋友的力量,在香港举办了一次个展,这次个展上,她遇到了“贵人”,香港一家知名画廊的总监觉得她的作品非常不错,一次买断了她展览中的大部分作品。并且愿意和她签订长期代理,这让刘佳佳喜出望外,她回到深圳后,告别了画廊老板,自己租用了一个画室,开始新的创作生涯。

  2014年,刘佳佳在创作之余,也开始计划自己开设画店。“大芬村里面其实画得好的有的是,问题就是不允许他们画自己的画,他们大多数一幅临摹的行画自己落得50元,如今我给他们100元,让他们画自己的画,他们自然更愿意。”刘佳佳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因为给的价格高出“行规”,独辟蹊径的刘佳佳一度变得让大芬村很不欢迎。2015年,深圳前海出台了针对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刘佳佳立即在朋友的帮助下入驻,并且利用自贸区优势,向中国香港和东南亚销售她代理的作品。刘佳佳提出的口号就是:“要用行画的价格买到原创,让原创击垮行画!”目前刘佳佳的公司已经获得了较为良好的运转,但她在接受采访时依然不停地对记者说:“你们帮我们呼吁一下,让自贸区对于艺术品的关税也减免掉嘛!我现在代理的作品卖到香港特区要交一半的税,这成本太高了!”

  为什么不做高端艺术品交易平台?刘佳佳说“我们要做大众化的艺术品,拒绝高冷。艺术品怎么定义?媒体天天盯着鸡缸杯这种天价艺术品。所以大家觉得艺术品离自己太远,其实很近。”刘佳佳相信,在深圳市多种双创政策的扶持下,她这种类型的创新企业一定可以代替大芬村,“告别人力复印机,点起普通客厅原创装饰画的‘星星之火’”。


  双创人才扶持依旧需要努力

  结合韩林和刘佳佳的故事,不难发现,双创人才的扶持培养与自主发展,一直以来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如今,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影响和带动下,全国各地纷纷掀起创新高潮。基于过去两年项目的实践推进,今后双创计划又该如何更好地整合社会各界资源与力量,真正实现“天时、地利、人和”条件下的每一位双创人才的自主创新与协同发展?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彭翊建议说,首先要进一步加大双创计划项目作品征集的宣传力度;其次,在打造人才库的同时需要建立人才作品库,通过大数据跟踪,继而确定具体的后续扶持计划,深化人才流动等工作;再者,要充分利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对产品与产业的融合发展进行量化跟踪。彭翊表示,希望业内真正具有影响力的企业能够联合起来,共同建立创意孵化器,鼓励创新。

  目前设计人才过剩,小微设计类企业产品同质化严重。对此,国家文化创业重点项目——洛可可创新设计学院经理王晓丹也对记者表示,希望艺术界可以打造类似中关村车库咖啡(著名IT创业孵化基地)等专业化开放服务平台,帮助创意人才进行项目孵化;创新互联网融合方式,从而拥有更多移动互联的平台和关口;对于后续项目的延展工作,要有针对性地对接大的天使平台。“很多文化类人才的作品很好,但是需要VC帮助他们更加产品化、规范化。”

  鉴于目前国内创业较为无序,地方缺少相应的引导,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宋建明表示,希望可以通过先培养一批有示范作用的人或企业,形成带动效应,同时根据人才自身的发展条件,采取分层次、有针对性的系列工作。他表示,希望通过培育基础产业设计师,率先提高整个设计创意业的影响力。“‘设计就是国力、智造就是资源’,这个观念一定要借助此次‘双创’深入人心,从而提升中国创新能力和产业升级,让市场真正拥抱中国的文化创意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