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李虎) 11月25日,第三届中国文化产业资本大会在上海召开,本届峰会以“新金融、新资本、新格局、新趋势”为主题,来自艺术咨询业、拍卖行业、艺术基金等视觉艺术产业从业者主要关注艺术品金融发展模式与未来。

  与会嘉宾认为,文化艺术产业以往的融资难题正在找到新的解决方案,但艺术品金融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看起来非常光鲜亮丽,同时也充满风险。从长远来看,只有出现横跨艺术品和金融领域的人才大量出现,才能真正使文化产业的金融化成为可能。

  艺术基金:风险大于获利

  保利拍卖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赵旭针对于艺术基金的表态成为了昨天会议关注的焦点。赵旭明确表示,保利从来不做艺术品基金,艺术品金融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看起来非常光鲜亮丽,但同时也充满风险。如果是买股票,不涨还可以套现;但是艺术品如果卖不出去,那后果就是油画变成了油画布,中国画变成了一张纸。尤其是艺术和金融放到一起,这里面风险是不言而喻的。例如几年前有四、五百只艺术品基金,现在大部分都失败了。赵旭认为,造成如此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能够同时把控艺术品和金融产品的人才极其稀缺。
  摩帝富副总裁兼亚洲区总经理黄文叡也指出,艺术品金融化必须以专业性和专业化为前提,要有独立的艺术评论机制和风险意识。首先要有艺术史的基础专业知识,才能挑出有价值的作品;其次,还要有专业的市场经验;两者结合起来才能进行艺术品金融化;而当前,一级市场(画廊)话语权薄弱,二级市场(拍卖行)主导整个方向;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一旦卖了高价,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再加上缺乏重要的艺术评论机制。在这种状态下,对进行艺术品长线投资是十分困难的。也就是说,对一个当代产生的艺术作品,美术史家始终没有介入。没有中立的、具有公信力的艺术评论机制,只是市场在介入,而市场又是以价格为导向的,最终,只能靠二级市场来决定的作品的价格。在这样的情况下,艺术和金融结合是风险大于获利的。
  国际艺术授权基金发起人兼秘书长郭羿承先生则从艺术授权的角度谈了他对艺术品金融化的看法。他指出,艺术品金融化,就是如何把文化艺术内容通过知识产权的操作,转变成金融方面可以操作和投资的产品。未来文化产业以及艺术金融发展的重要问题,就是如何用国外的一些成熟商业模式,把中国传统文化内容和精髓转换成文化或金融产品。例如台北故宫博物馆通过艺术授权的推广,其授权商品的营业额由原来的每年三、四千万台币激增到九亿新台币。因此,他认为,把中华文化的内容转变成版权和品牌,然后通过艺术授权的商业模式去推广,并结合金融力量从而产生更大的效益,这才是一个未来可行的发展方向。

  文化金融合作实验区成新商机

  出席会议的文化部产业司副巡视员施俊玲在发言中强调,今年中央政府对文化产业的关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先是出台了《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接着国务院又出台了《关于加快文化贸易的意见》,文化部和人民银行、财政部、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深入推进文化金融合作的指导意见》,文化部、工信部、财政部又出台了《关于大力支持小微文化企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文化部还和财政部共同出台了《关于推动2014年度文化金融合作计划的有关事项的通知》。而且,尤为值得关注的是,文化部正在制定文化金融合作实验区的设想,已经经过了多轮研讨,预计明年就会发布。而文化金融合作实验区将会成为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重大举措。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