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

齐白石 润格声明

 

  润格指书画家出售作品所列价目标准,又称润例、润约、笔单等。艺术家所制订的润格,是自身价值的确认,亦是个人性情的显露;可以是名传天下的美文,亦能成为美术史的史料。润格,难以释手的妙语连珠,无法绕离的画坛佳话。

  ■韩帮文

  在艺术市场领域,可能再也没有比艺术家的真实成交价格更神秘的了。当艺术家对着你喝着天价的茶叶、亲口说一个天价数字的时候,你心里犹豫着要给这个数字到底应该打几个折扣;当你看到不少媒体印制的润格表,你会思虑良久数据到底从何而来;当拍卖行公布艺术家最新的成交纪录,你内心说不定在揣测其中到底含了多少水分;当画廊老板向你“推心置腹”说起某一艺术家的最低价格,你可能也会以“呵呵”两声打发。

  不管怎样,作为市场入门者,面对五花八门的价格与数据,你“雾里看花”,不明就里、不知所措。我们不禁会问,到底谁能提供权威的数字?艺术家能不能成为信息发布的可靠原点?或者说,艺术家的润格究竟何时能信得过?

  将来何时能信得过,我不知道。但至少从前,有一段被信得过的时期。那个时候,就连艺术家的润格公示都写得神采飞扬、性情袒露,读起来也自是爽快,以至于对他们的才华与个性不得不叹服了。

  润格究竟起源于哪个朝代已无法考订。早在明代,“吴门四家”之一唐寅就有“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之语。清代的郑板桥因罢官由山东回到扬州,生活也渐趋窘迫,便制订了如下出售字画的润格:“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账。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板桥先生的文字实际明了、直截了当,对以后画家制订润格影响甚大,并得到众人的模仿。

  在卖画方面,齐白石可是一个沟里洼里都看得见的“小气老头”。 定居北京后,齐白石多自定润格。在他客厅里,长期挂着1920年写的一张告白:“卖画不论交情,君子有耻,请照润格出钱。”同年还有一张告白:“花卉加虫鸟,每一只加10元,藤萝加蜜蜂,每只加20元。减价者,亏人利己,余不乐见。庚申正月除十日。”

  1931年,齐白石再次公布“卖画及篆刻规例”,其中不乏严苛之言:“余年七十有余矣,若思休息而未能,因有恶触,心病大作,画刻目不暇给,病倦交加,故将润格增加,自必扣门人少,人若我弃,得其静养,庶保天年,是为大幸矣。白求及短减润金、赊欠、退还、交换诸君,从此谅之,不必见面,恐触病急。”“恐触病急”四个字都出来了,你瞧瞧他对讲价格与欠账该是多么深恶痛绝。

  艺术家谁没几个为自己牵线搭桥的“中间人”,甚至有时候还求之不得,不惜以重折扣寻觅或挽留。但白石老人却不,他不但不礼遇这些“中间人”,还偏偏以冷语警示:“余不求人介绍,有必欲介绍者,勿望酬谢。”言及此,你可以想象他到底是多“抠门”,多“冷漠”。但这就是白石老人,一个坦诚得不能再坦诚的人,一个没有丧失低级趣味(钱)同时占有高级趣味(雅)的人。

  当然,他也是满身傲骨,绝不是那种任由“土豪”指挥作画的艺术家。比如,他在租住法源寺的时候,就明确写过告白:“余年来神倦,目力尤衰。作画刻印,只可任意为之,不敢应人示……”在1931年的“卖画及篆刻规例”,也有类似声明,如“用绵料之料半生宣纸,他纸板厚不画”,“指名图绘,久已拒绝”。

  白石老人是有名的苛刻,但当代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人物——黄永玉。他在润格中十分“露骨”地表明“钞票面前,人人平等”,并叮嘱来宾“当场按件论价,铁价不二”。而对于讲价之人,则会“放恶狗咬之,恶脸恶言相向,驱逐出院”!我不知道北京的万荷堂里到底有过多少被恶狗咬过的宾客,但可以说得清像黄永玉这样的老先生能如此直截了当地露出“恶脸恶言”,也算稀有之事了。

  有人在言辞上不留情面,但也有人情致温和,至少不会拒人千里之外。贾平凹先生是著名作家,在字画方面亦有自己韵致。他在自己的润格中提到“认钱不认官,看人不看性;一手交钱,一手拿货”,总算是实在的话语。而一句“生人熟人都是客,成交不成交请喝茶”,也大有“买卖不成仁义在”的雅量。

  艺术家的润格多是贴在自家屋里,但也有人“厚着脸皮”在公开刊物发表,比如丰子恺先生。民国时期,他曾公开在名刊《论语》上公布自己的润格及准则:“漫画(一方尺以内)每幅三十二万元,册页(一方尺)每幅三十二万元……指定题材者加倍,其余另议”。丰先生爱财,但也取之有道、有原则,在此文后面就特意强调“广告、祝寿、贺婚等字画,除特例外,恕不应属”。

  你瞧瞧,上述名家的润格也写得有声有色,意味深长。读起来可以让人忍俊不禁,也可以让人肃然起敬,同样可以借此追忆某种风尚、某种精神。润格,究竟可以算作哪类文体呢?或许,它完全可以自立门户,与诗、赋、碑、诔、铭、箴、颂、论、奏具有同等的地位与价值。

  突然一想,假如当前的著名艺术家们都在公开的刊物中发布自己的润格,那该是怎样一派文字的风景?!又该是怎样一种艺术的心性?!

  名家润格一览

  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帐。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也。

  ——郑燮 清代著名画家

  余年七十有余矣,苦思休息而未能,因有恶触,心病大作,画刻日不暇给,病倦交加,故将润格增加。自必叩门人少,人若我弃,得其静养,庶保天年,是为大幸矣。白求及短减润金赊欠退换诸君,从此谅之,不必见面,恐能病急。余不求人介绍,有必欲介绍者,勿望酬谢。

  ——齐白石 现代著名画家

  渊明不为五斗折腰去做官,我乃肯为五斗折腰来作书。做官作书何曾殊,但问意义之有无。做官不以福民乃殃民,此等官僚害子孙。如我作书言言皆已出:读我诗篇,喜怒哀乐情洋溢;读我文章,嬉笑怒骂可愈头风疾;有时写格言,使人资儆惕。我今定价一联一幅一扇米五斗。益人身与心,非徒糊我口。还有一言,诸君谅焉。非我高抬声价趋人前,无奈纸币膨胀不值钱。

  ——黄炎培 著名社会活动家

  口头鉴定,每件一百元;题跋与盖章,每件五百元,其跋语不超过一百字,赝品不题。

  ——张大千 现代著名画家

  衰翁新年七十六,醉拉龙宾挥虎仆。倚醉狂索买醉钱,聊复尔尔曰从俗。旧有润格,锲行略同坊肆书帙,今须再版。余亦衰且甚矣,深违在得之戒,时耶?境耶?不获自已,知我者亮之。堂匾二十两楹联三尺五两,四尺六两,五尺八两,六尺十二两横、直幅三尺十四两,四尺十八两,五尺二十四两,六尺三十二两条幅视整张减半,琴条六两,纨折扇、册页每件四两,一尺为度,宽则递加。山水视花卉例加三倍,点景加半,金笺加半篆与行书一例刻印每字四两题诗、跋每件三十两,磨墨费每件二钱,每两作大洋一元四角 已未元旦老缶字订于癖斯堂。

  ——吴昌硕 现代著名书画家、篆刻家

  漫画(一方尺以内)每幅三十二万元。册页(一方尺)每幅三十二万元。立幅或横幅,以纸面大小计,每方尺三十二万元(例如普通小立幅两方尺,即六十四万元。余类推)。扇面与册页同。指定题材者加倍,其余另议。书润照画减半。对联四尺三十二万元,五尺四十万元,六尺四十八万元。指定题材者加倍。其余另议。属件先润后墨,半个月取件,或寄件。漫画不须送纸,其余纸请自备,或附款代买亦可,外埠请附回件邮资。广告、祝寿、贺婚等字画,除特例外,恕不应属。中华民国三十七年元旦丰子恺谨订通信地:杭州静江路八十五号。

  ——丰子恺 现代著名漫画家、艺术教育家

  年老体弱、精神衰退,谢绝一切无报酬笔墨劳动以限示。山水画每平方尺一千五百美元;兰竹梅花每平方尺五百美元;书法对联每副四千港币;立幅每平方尺二千港币;题字诗堂每件三千港币,以四字为限,过此面议;匾额每件六千港元;书法手卷每平方尺三千港元;以上价格为作者净得数,所有调节等税概由求者承担。

  ——陆俨少 当代著名山水画家

  画、书法一律以现金交易为准。钞票面前,人人平等。当场按件论价,铁价不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纠缠讲价,即时照原价加一倍;再讲价者放恶狗咬之;恶脸恶言相向,驱逐出院!

  ——黄永玉 著名画家、文学家

  自古字画卖钱,我当然开价,去年每幅字仟元,每张画仟五,今年人老笔也老,米价涨字画价也涨。一、字斗方仟元,中堂仟伍;二、匾额一字伍佰;三、画斗方仟伍,条幅仟伍,中堂贰仟。官也罢,民也罢,男也罢,女也罢,认钱不认官,看人不看性。一手交钱,一手拿货,对谁都好,对你会更好。你不舍得钱,我舍不得墨,对谁也好,对我尤其好。生人熟人都是客,成交不成交请喝茶。

  ——贾平凹 著名文学家、画家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