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湘妃竹臂搁

 

 

 

  凡人皆有心中挚爱。商人重利爱财,多收金银玉石;武士持刀佩剑,最喜阔斧利刃。而仪礼俊逸的文人雅士,必然离不开笔墨纸砚。可是说起文房用品,其中的用具可不止笔墨纸砚这么简单,镇纸、香炉、笔架、墨盒等,都在其列。而臂搁,当属文房用具中的奢侈品,被誉为“文房第五宝”。

  臂搁:可有可无还是锦上添花?

  臂搁也叫腕枕,亦有“竹姬”“竹妃”的美称。很多人认为臂搁并非文房中的必备用具,甚至将其比作文房用品中的“爱马仕”。

  其实,臂搁最开始是以实用为目的出现的。古人写字是从右往左写的,而且衣袖又比较宽松,所以未干的墨迹常常会沾染到衣袖上。为了防止墨迹沾染,文人们将臂搁放在腕部,这样既可以保持书写洁净,又可使腕部更舒服。臂搁之所以被看做文房用品中的奢侈品,是因为在当时只有具备一定经济能力并有收藏情趣的人才会使用和收藏它。

  因此,与其说臂搁是可有可无,倒不如说是锦上添花。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大都不再有对书写的依赖,臂搁的实用价值也就逐渐弱化、消失,最终成为了束之高阁的书斋珍藏。

  雅士心头好:竹臂搁

  臂搁的材质有很多,包括竹、紫檀、红木、玉、象牙等。

  作为“岁寒四友”之一的竹,以其宁折不弯的气节和挺拔昂扬的气质,备受文人推崇。到了明清两代,竹雕工艺愈加繁荣,竹臂搁上雕以诗画或警句,更显精致,又多了一些自勉之意,成为文房中用以寄托情趣的佳品。

  “高节人相重,虚心世所知”,淡泊正直、性刚品柔、长青不败、傲骨铮铮,历代文人托竹言志,不知对竹倾注了多少感情。

  明清时,竹雕工艺兴盛,单是载入典籍的工匠就有300人之多,而竹臂搁更是成了文人间把玩馈赠的佳品。以明朝“嘉定三朱”为代表的嘉定派、濮仲谦为代表的金陵派、“留青圣手”张希黄等,都是竹雕中的名家,出自他们之手的竹臂搁总是价超同辈。

  就竹臂搁而言,最引人神往的莫过于湘妃竹臂搁。湘妃竹是桂竹的变异,又包括红湘妃和黑湘妃两种类型,其中红湘妃由于数量少,花纹细密,让人一见倾心,更受藏家青睐。

  雅藏难释手:臂搁收藏须精细

  在文玩艺术品收藏市场中,随着臂搁行情的逐年升温,市面上的竹臂搁藏品自然不乏仿品。

  就收藏心得,笔者建议,首先,欲入手的竹臂搁,先要确定其竹质,查其纹路,摸其质感。这样一方面确定材质优劣,另一方面也可以大致定位其年代。一般老物件会有包浆,看起来没有那么大“火气”,触感也更为细腻。其次,看竹臂搁是否有雕刻和落款。有雕刻和落款的藏品,其雕刻水平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条件,而且其刻痕的脱落程度也可以作为年代判断的参考。除此之外,艺术品收藏还是应该多学多看,多上手去感觉,接触多了自然会与这些藏品建立起一种默契,从实践中得到切身体会。

  (作者系资深沉香收藏家、鉴赏家)

  来源:中国文化报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