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信托公司年报分析之二:透过年报看我国信托业的现状与未来

2016-06-14 14:56:06 来源:中国证券网 作者:李永辉

  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研究员 李永辉博士

  回顾过去的2015年,信托业经历了太多,有整体经济的持续下行,有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有监管环境的不断变化,有资产端和资金端供求的快速切换,还有行业转型的步步为营。本文将试图通过对信托公司年报中呈现出的一些现象的解读,为大家勾勒出整个信托行业的现状和未来。

  一、多项监管政策陆续出台,坚持约束与促进双任务并行

  2015年,信托行业结束快速增长期,进入结构调整期,一系列配套监管政策相继出台或进入征求意见阶段。贯穿这一系列监管政策的一贯思路是促进信托业回归本源——“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并具体围绕“强监管”、“促转型”两大主线予以展开。这些监管政策体现了监管层重塑信托行业的决心与信心,也为信托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指明了道路。接下来我们将选择几项重要的监管政策进行解读。
  2015年2月26日,由银监会和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做好信托业保障基金筹集和管理等有关具体事项的通知》,对保障基金的认购时间、筹集、收益分配和结算细则都做出了详细、明确的安排。《通知》的相关要求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通道类业务规模的提升,对于财产权类信托业务的开展则是明确的鼓励和支持。从长远来看,信托业保障基金的设立将为信托业构建起一道“安全网”和“防火墙”,避免其对其他金融行业形成冲击。
  2015年12月16日,由中国信托协会组织制定的《信托公司行业评级指引(试行)》正式发布。行业评级体系涵盖资本实力、风险管理能力、增值能力、社会责任四大板块内容。根据各板块内容得分确定评级结果,将信托公司划分为A、B、C三级。可以看出,上述行业评级体系与监管层风险管理、业务创新齐头发展的导向是一致的,能够进一步鼓励信托公司强化资本实力,防范化解风险,提升自主管理能力,切实履行社会责任。
  2016年3月16日,第12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慈善法》。《慈善法》的实施将会给慈善(公益)信托带来新的发展机遇。首先,《慈善法》明确规定了慈善(公益)信托设立采用备案制,备案机关是受托人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该规定较《信托法》设立慈善(公益)信托采用审批制的规定是很大的进步,极大地方便了慈善(公益)信托的设立。第二,《慈善法》第46条规定慈善(公益)信托的受托人可以由委托人确定其信赖的慈善组织或者信托公司担任,因此,可充分发挥信托公司的经验和优势,开展慈善(公益)信托。但目前来看,慈善(公益)信托要大力发展,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明确。但《慈善法》的出台明确了信托公司可以作为慈善(公益)信托的受托人,规定采用备案制设立慈善(公益)信托,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对信托公司而言,应当紧密跟踪慈善(公益)信托的政策动态,不断研发创新业务模式,争取可以尽快落地实施。

  二、行业监管环境助推注册资本金提升

  2010年以来,监管层出台了多项措施,推动了信托公司注册资本的快速提升。2010年8月,银监会出台的《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中规定,信托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净资本不低于净资产的40%。2014年4月,银监会发布的《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99号)中规定,要进一步完善净资本的管理制度,强调信托公司经营损失侵蚀资本的,应在净资本中全额扣减,并相应压缩业务规模,或由股东及时补充资本。2015年12日,由中国信托协会组织制定的《信托公司行业评级指引(试行)》正式发布。行业评级的第一个方面就是资本实力,包括净资本、净资本/风险资本、净资本/加权信托风险项目规模三项指标。此外,一些信托创新业务的开展也都有注册资本金方面的要求。如《信托公司受托境外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有关事项的通知》,都对开展某些业务的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或者净资本提出了明确要求。
  为了在提升业务规模,实践创新业务的同时,满足相关监管要求,各家信托公司纷纷启动增资扩股。截至2015年末,全行业注册资本合计为1,676亿元,较2014年末增加287亿元,增长率为20.7%;行业内68家信托公司平均注册资本为24.65亿元,较2014年的平均值增加4.22亿元(图1)。

  具体来说,目前68家信托公司中,共有3家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金超过百亿,其中,2015年9月,重庆信托的注册资本由24.39亿元大幅增至128亿元,由此成为国内注册资本金最大的信托公司,平安信托和中信信托也已分别增资至120亿元和100亿元。注册资本的提高一方面顺应了当下的监管要求,有助于提高公司的风险抵御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为信托公司未来的业务开展和转型注入活力。

  三、信托资产规模增速进一步放缓

  截至2015年末,信托资产规模再创历史新高,达到16.3万亿元,自此跨入16万亿时代,同比增长16.6%,较2014年的28.14%明显放缓,为2010年以来的增速最低值(图2)。需要指出的是,信托资产规模在2015年第三季度的环比增速为-1.58%,这也是2010年第一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从具体公司来看,信托公司之间的信托资产规模差别进一步加大。建信信托的信托资产规模为10968.39亿元,超过中信信托成为行业龙头。中信信托以10228.15亿元的信托资产规模位居次席。建信信托和中信信托成为仅有的两个资产管理规模超过万亿的信托公司。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排名末端的信托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不足百亿,与建信信托、中信信托相比相差上百倍。排名前十的信托公司信托资产规模总额为71952亿元,占行业总规模的44.04%,排名前二十的信托公司占总规模的64.53%;而排名后十的信托公司信托资产规模为3117.86亿元,仅占行业总规模的1.91%,排名后二十的信托公司的信托资产规模为12313.83亿元,占行业总规模的7.54%。可见,在行业转型过程中,信托公司资产规模分化和集中程度有所加剧。
  事实上,由于信托牌照红利的逐步消失,以及整体经济增速的不断放缓等原因,信托资产管理规模的增长速度已由2012年的55.5%下降至2015年的16.6%,且未来增速有可能进一步滑落。过去高增速所掩盖的结构矛盾、高风险等问题将会有可能逐渐暴露。如果说高增长时期实现了信托行业的快速做大,那么未来五年或者十年的转型期将是信托公司做强的关键期。

  四、固有业务收入带动行业经营收入逆势增长

  近年来,信托行业经营收入增速持续放缓,增长率由2011年的55.4%下降至2014年的14.7%。但这一趋势在2015年得到一定程度的扭转。根据信托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5年,信托行业实现经营收入1176.06亿元,同比增长23.15%,相较2014年14.70%的同比增速提高了8.45个百分点(图3)。

  从具体收入结构来看,信托业务收入为698.32亿元,相交于2014年的647.38亿元仅上涨7.87%;固有业务收入为486.74亿元,相较于2014年的307.57亿元上涨幅度达到58.25%。事实上,从2011年开始,固有业务收入就一直保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2015年,固有业务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已经达到41.39%,成为带动信托行业总收入实现逆势增长的主要支撑要素。
  事实上,固有业务收入增加的原因可归结为固有资产规模的增加,以及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能力的提高。2015年末,信托行业固有资产规模为4623.28亿元,同比增长28.93%。与此同时,固有资产的配置结构也发生了显著变化:投资类资产总额为2926.84亿元(包括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持有至到期投资、交易性金融资产),较2014年末增加876.63亿元,占比从59.7%提高至62.64%;贷款类资产的总额和占比相较2014年度末均出现了明显的下滑。固有资产在不同资产类别上的分布的变化所折射出的是信托公司自身主动管理能力的提高。

  五、利润总额增速与营业收入增速差距明显

  2015年,信托行业共实现利润总额为750.59亿元,相较于2014年的642.3亿元增长16.86%;2015年,信托行业实现经营收入1176.06亿元,较2014年的954.95亿元增长23.15%。换句话说,利润总额增长率明显低于营业收入增长率,这一现象在图4中有更为直观的呈现。

  分析68家信托公司所公布的年报后发现,利润总额与营业收入在增长速度方面上出现差异的主要原因为信托行业在2015年计提了大量的资产减值损失。按照《金融企业准备金计提管理办法》的规定,各信托公司对承担风险和损失的资产提取准备金,包括资产减值准备和一般准备。根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非银行金融机构全面推行资产质量五级分类管理的通知》等相关要求,信托公司按照资产风险分类结果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分析68家信托所披露的年报后发现,61家信托公司在自营资产中共计提了113.93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其中资产减值损失准备较多的公司包括中信信托、新华信托、外贸信托、华润信托、华宝信托、五矿信托等,均超过5亿元;全行业共有3家公司计提了信托资产减值准备,分别是北京信托计提信托资产减值准备53,104.07万元,华润信托计提12,420.13万元,建信信托计提16,392.52万元,合计为81,916.72万元。由于上述资产减值损失计入营业支出,从而大幅拉低了利润总额的增长速度。

  六、项目风险压力依然较大,但行业风险抵御能力在不断提高

  根据2014年三季度以来的相关数据,行业的风险项目规模总体呈现出较为明显的上升趋势。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信托业的风险项目个数为527个,与之对应的资产规模为1110.19亿元,相较于2015年年末的973亿元,增加137.19亿元,环比增长14.1%。风险项目对应的资产规模超千亿,说明当前信托行业的风险状况不容客观。
  根据信托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6年到期信托产品总规模为43512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但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集合信托到期规模为14401亿元,比上年的11609亿元增长24.1%。相较于单一类信托,集合类信托项目出现风险事项的可能性更大,影响面更广。原因在于:单一类信托多为通道类项目,风险容易得到有效控制;而集合类信托项目则对信托公司的项目设立、尽调、后期管理和信息披露等环节均提出了较高要求,也更容易出现风险事项并形成较大影响。因此,2016年,4万多亿的到期信托产品规模,尤其是其中不断增加的集合类信托产品到期规模,将会给信托行业带来不小的兑付压力。
  但可喜的是,信托行业风险抵御能力也在不断提高。2015年末,行业注册资本1676亿元,同比增长20.7%;行业净资产3818.69亿元,同比增长19.48%;信托赔偿准备金余额为157.39亿元,同比增长30.17%;各信托公司均加大了资产减值准备的计提力度,68家信托公司中有58家公司计提了固有资产减值准备,总金额高达114亿元,其中3家信托公司计提信托资产减值准备就达到8.19亿元。总体来看,虽然信托风险项目对应的资产规模有所增加,但由于信托产品之间风险隔离的制度安排、信托公司日益完善的风控机制以及信托业雄厚的整体资本实力,我们认为行业总体风险仍处于可控区间。
  现阶段,信托行业规模增长和兑付压力虽然较大,但风险抵御能力的增强将为业务转型提供宝贵的时间和空间,从而推动整个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