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2日,鑫科材料(600255.SH)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同为徐翔旗下的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泽熙增煦”)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了部分鑫科材料股份,截至10月21日收盘,累计减持4632.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6%。

  鑫科材料是徐翔首次尝试进军定增市场。彼时,鑫科材料以5.16元/股的价格发行1.76亿股,募资约9亿元,其中,泽熙增煦参与领投,以4980万股的认购份额位居首位,共斥资2.57亿元。经历了今年的十送十五股后,泽熙增煦持有鑫科材料的股份已经增至1.245亿股,至三季度末,该部分股票市值已经增值至7.16亿元。

  海通证券分析师荀玉根认为,泽熙参与定增远不止是锁定一年这么简单,双方合作后对股价的诉求相对更强,也使得上市公司的外延并购行为往往与市值管理紧密相连。

  泽熙的新模式

  泽熙入股后的鑫科材料,前后面貌焕然一新。2013年上半年,主营铜基合金材料、辐照特种电缆等业务的鑫科材料表现并不起眼,其股价也持续低迷。

  然而,在2013年9月泽熙通过认购定增股份一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后,鑫科材料资本运作接连不断,相继进军多个热门领域,包括参股民营银行、投资新能源锂电池、融资13亿元收购西安梦舟影视等,并实施了市场喜见的超高比例中期分配方案,公司股价也是节节攀升,一跃而为2014年的大牛股。

  在鑫科材料上大获成功之后,今年泽熙类似的运作明显增多。9月6日, 华丽家族(600503.SH)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泽熙增煦再次领投,认购其9000万股非公开发行股份,占华丽家族总股本的5.617%。按其发行价格每股3.67元计,泽熙增煦此次斥资共计3.3亿元。对此,泽熙增煦表示,其认购华丽家族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目的是为了获得较好的股权投资收益。

  不过,广证恒生一位策略分析师表示,泽熙参与华丽家族定增可以看成是公司大股东代表的产业资本与泽熙代表的金融资本之间的强强联合,公司后续应该还会有大动作。

  “经过4年多的去库存和去杠杆以及近3年来的原始股东持续减持,公司已经经历了最坏的投资预期。长期来看,未来公司的股票吸引力将会增加。”该分析师称。

  年内举牌4公司

  而作为泽熙主战场的二级市场投资,其风格也已悄然生变。事实上,伴随规模扩大,泽熙亦尝试从短线投资转变成深度介入上市公司,以增加自身话语权,并尝试影响上市公司决策。如今年年初,泽熙受让股权并派驻董事入主工大首创(600857.SH),8月又对宁波联合(600051.SH)杀“回马枪”举牌。

  统计数据显示,包括上述两家公司在内,泽熙在今年年内的举牌“猎物”已经增加到四家。

  10月10日,康强电子(002119.SZ)发布的股东增持公告表明,华润信托·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泽熙6期)触及5%的举牌红线,成为康强电子第三大股东。

  据康强电子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泽熙6期的建仓动作相当迅速。从7月31日到8月12日,泽熙6期就增持了103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4.995%,逼近举牌线。

  华润深国投表示,泽熙本次增持股份的目的是为二级市场投资。未来12个月内,将视康强电子的运营和发展状况及其股价情况等决定是否继续增持康强电子的股份。

  二级市场上,尽管康强电子三季报业绩不尽如人意,但受泽熙举牌概念刺激,公司股票自8月以来涨幅已有近六成,而今年前三季度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20亿元,同比下降0.77%;净利润336.41元,同比降幅高达78.44%。

  对此,好买基金中心一位研究员认为,私募基金通过大比例入股,极大地提升了自身话语权,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与上市公司大股东、管理层形成“默契”。在此基础上,私募基金通过深度介入上市公司战略管理、盈余管理与市值管理,帮助企业推进内外资源配置与整合,从而实现上市公司价值提升,同时也完成了自身股权投资的大幅升值。

  同样,在美邦服饰(002269.SZ)三季报净利降逾四成的情况下,公司依旧得到了泽熙的青睐。

  9月30日,就在公司宣布拟筹建上海首家民营银行——上海华瑞银行的当天,泽熙6期举牌的消息也一同出炉。9月26日,泽熙6期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平台增持美邦服饰5055万股,交易均价每股9.82元,持股比例达到了总股本的5%,达到了举牌线,其持股数量已成为第三大股东。(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