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区置换”背后“地产变现”暗藏

2017-02-22 09:33:45 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百忍

  高校要接轨先进的教育理念,前提是需要筹措资金,所以无论搬不搬迁,地产变现的路恐怕都是必然要走的。

  最近,山东大学因章丘新校区成了舆论焦点。据称山大已与济南市签订协议,计划在新设立的章丘区建一个8900亩地的新校区,由济南市政府代建,同时济南市区的几个校区则有的保留,有的收回另作他用。

  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山大非官方校友组织“校友茶座”对“是否支持迁移山大”发起投票,八成人持反对态度,认为主校区搬迁虽然有利于整合分散的资源,但占地数千亩的校园若没有长期建设,很难营造出良好的大学生态。山大底蕴在济南老校区,搬迁后将割裂山大几十年来所形成的历史氛围,同时几万人迁移到一起,餐厅操场体育馆等设施都会拥挤。教授老师们更认为,迁移山大,生活、交通、实习等都不方便。

  山大的遭遇其实和中国大学目前普遍的尴尬处境有关。与规模早已相对稳定的国外大学不同,中国大学由于扩招政策,十几年来规模急速扩大,原来的校区多显局促。而山东大学是三校合并,规模超过五万人,是国内最大的大学之一。

  当年一纸合并书似乎有些仓促,大是大了,但并不意味着强。十几年来,山大的地位并无明显提升,目前又在建设青岛即墨校区,耗资巨大,而济南、青岛、威海总共八个校区管理成本极高,肯定需要整合。

  整合校区意味着大兴土木,这是很耗费钱财的事。中国大学大多是公立大学,资金来源单一,主要依靠政府各类教育拨款,这对一所巨无霸大学来说,未免捉襟见肘。山大当家人自然也得筹措资金,以应对青岛校区建设和世界一流大学建设。

  国内地产业发展到目前阶段,市中心土地价格暴涨,一旦变现,就是地王。一个大的地王可马上变现几十亿资金,解决一个大学的基本建设资金。而大学搬迁到郊区所用土地皆为教育用地划拨,基本不必付费。一进一出之间几十亿的费用就有了,这么大的诱惑,让国内所有位于市中心的高校都难以自持。这方面不独山大,其他学校其实早有示范。

  浙大当年为筹措资金,将位于杭州市中心的华家池校区的部分土地拍卖。2013年9月5日,经过多轮竞价和保障房面积竞建,万众瞩目的华家池三地块分别被绿地、世茂、滨江三家房企竞得,总价高达136.7亿元,成为杭州新的总价“地王”。借助杭州地王优势,浙大拿回巨额土地款返还,从而有资金投入到紫金港新校区建设。

  所以山大的问题,其实是土地资源的整合和变现的问题,以求建设新校区。这是目前中国地产发展到高峰阶段的一个机会。这个机会,浙大抓住了,山大自然也看在眼里。就地产置换角度而言,本质上和旧村改造其实别无二致。

  校区的位置重要吗?当然重要。只是相对而言,基础设施更重要,教书育人的场所设备是必需的;而最重要的,是要符合时代教育精神。耶鲁大学就在小城市,普林斯顿更是在三万人的小镇,而剑桥牛津也坐落于郊区小城,当年李光耀求学伦敦大学时,就是因其在市区太喧闹,所以主动要求转学郊区的剑桥大学。

  这样来看,高校要成为世界级名校,核心是要接轨世界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而做到这个,前提还是需要筹措资金,所以无论搬迁不搬迁,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地产变现的路都是必然要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