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烟”调查:产地限量遭倒卖批发价成幌子

2017-02-16 10:02:41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康佳

  有业内人士指出,烟草“限价令”已执行了近5年,随着节假日期间高档香烟需求量大,部分烟品紧俏,一些商家开始在不同城市、不同商店“贩烟”、“炒烟”,稀缺香烟的价格水涨船高。制度反腐专家认为,天价烟、特供烟等本质上反映了部分消费者的“特权心理”,这根源于权力配置不科学,用人体制不合理的“不正之风”,很难用纪律和规定完全控制。因此要以治本为主,加大改革力度。

  调查

  一条香烟凭啥能卖出几千块?

  “专供出口”、“特供”、“白皮烟”,部分香烟零售商靠这些字眼为香烟“镀金”,无形之中抬高市场上香烟的身价。不过,普通的烟草一包十几元到二十多元不等,传统高品质烟草如“中华香烟”,一包也就是从40多元到70多元不等,这些一包动辄上百甚至300多元的香烟,“天价”又是从何而来?

  高价烟能被市场所接受,首先还是要具备一定品质,再加上炒作、包装、口碑等多种因素。精品烟草,烟草商必然赋予其精美包装,其超高端产品,还会标榜诸如独门加工技术、顶级纯净烟叶、天然有机、手工选叶乃至低焦低害等噱头。再有就是市场上的一些口口相传,比如烟民熟悉的“绿熊猫”、“荷花”,其高端产品都被传为领导人曾喜爱的品牌,不少群众出于对领导人的喜爱与受好奇心驱使,让这两种香烟一直比较走俏。

  还有就是厂家的营销与“创新”,比如贵烟“国酒香”,在记者走访中,烟店销售人员的噱头都是“香烟中加入了一滴纯正茅台酒”。这种烟一条是1400元,零售价一包烟最多能卖到190元,北京晨报记者买了一包请朋友试抽,发现捏碎过滤嘴中的滚珠后,确实散发出浓郁的白酒香,朋友也感叹这样的香烟确实非常适合喜爱饮酒的人士,也适合在酒席中散发。

  相比起价格更低的烟,天价烟的介绍确实要“讲究”很多。细支南京“九五至尊”的介绍中写道:“传承南京(九五)的一贯品质,更加注重香气的丰富性、高雅性与协调性,更加注重烟气的细腻、绵长,更加注重口感的甜润生津、纯净。”它的包装也大为不同,条盒为“首创自动升降内盒的‘呈现式’纵开异型包装”。

  然而,无论多么讲究,口感又多么“细腻”,天价烟的卷土重来,都直接突破了此前的行业限制,其所谓“口碑”与“热卖”,也与当前北京乃至全国“禁烟限烟”的大背景不符,还让人产生对借机高消费送礼的担忧。那么,在“限价令”颁发五年后,为何还会有如此多的“天价烟”在公然售卖呢?

  幕后

  产地限量遭倒卖批发价成幌子

  就此,记者咨询一位烟草零售商贺女士,她解释,因我国烟草专卖制度,零售商都需取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定时从烟草公司进货。零售商也会根据进货数量等分为不同等级,等级越高者,可选择烟的种类和数量就越多。“因为好烟稀缺,赚的钱也比低价烟多很多,大家肯定都想进好烟,但一般和烟草公司关系比较好的商家才能拿到好烟。”贺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家与另一家烟草零售商为同等级商户,“但人家每次能拿到的好烟,我们一年可能就有一两条,就因为人在行业里与政府里都有关系。”

  贺女士解释,香烟虽为全国统一价, 但不同的地区之间可选择的香烟种类和数量都有差别,各地的销售情况也各不相同。“比如‘苏烟’,一般江苏本地会配很多,其他省市就相对少些。这就滋生了专门倒烟的贩子,把紧俏的烟从一个地方倒卖到另外一个烟少价高的地方,从中牟利。”她介绍,从烟草专卖局进的香烟每条的批发价都在1000元以下,但是经过二、三道贩子倒卖和商家的炒作后,身价会上涨很多。此外,也有商家自己从烟草公司进烟后私下高价售卖,担心被查因此不愿将其明码标价摆放在柜台上售卖。“烟价被炒起来后,如果这条烟柜台下能卖1500,但在柜台上按规定你就只能卖1000,换你的话怎么做呢?肯定愿意卖1500啊!”

  记者登录中国烟草市场网,经查询发现,零售商店1400元的贵烟“国酒香”,批发价格只要720元;售价1800元左右的娇子“宽窄自在”,批发价只要848元;售价为2400元的细支南京“九五至尊”批发价仅需678元……最为夸张的是售价3800元的好猫“千年帝都”,参考零售价仅为350元,这意味着其批发价要更低,身价至少翻了十倍。在这场天价烟商业游戏里,厂家所谓明示的“批发价”,显然成为了摆设。

  至于部分商家特意说明的“出口专供”、“白皮烟”和“特供”,另一位从事烟草生意的陈先生也做出解释。“什么‘特供烟’、‘白皮烟’,市场上见到的几乎全是假货,烟草公司现在根本就没有‘特供烟’这么一说。”但他也解释,市场上见到的“出口专供”则是直接从免税店等地方买出来,相比起“特供”和“白皮烟”来,真货会多一些。记者向河南中烟工业有限公司核实,被告知黄金叶“天尊”就属出口烟种,但工作人员表示出口香烟的信息和价格均不详。记者试图向湖北中烟工业有限公司核实“一品黄鹤楼”时,多次拨打电话对方皆无人接听。

  这一点也得到某烟草公司工作人员杨先生的证实。他表示,所谓的“白皮烟”是指还未面市、仍处于研发阶段的烟,但因数量极少,市场上所见的多为假货,八项规定之后已无所谓“特供烟”,因此市面上所见的“特供烟”也多为商家借此招牌谋利而非真正“特供”。

  ■专家解读

  警惕天价烟背后的不正之风

  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表示,因传统节假日特有的文化需求、传统需求、社交需求、和时间、空间条件的存在,容易让不正之风的反弹在节假日达到一个高点。需求的集中爆发,导致了天价烟在春节期间重现市场。

  李永忠解释,十八大前,两极分化到不得不解决的关口,反腐瓶颈到了不得不突破的关口,在这样“不得不”的背景下,烟草专卖局出台限制千元以上高级香烟的“限价令”,实际上正是时代大背景大变局下的细节体现。今年市面上的高价烟酒出现反弹,李永忠认为,两极分化的社会,必然会出现两极分化的消费。市场一有需求,千元以上的高级香烟就会出现。“这也是再严的纪律,也管不了市场规律的一种体现”。

  在他看来,天价烟、特供烟等在市场上受到青睐,本质上反映了部分消费者的“特权心理”。“特权存在的本身,让特供成为一种时尚,成为人们趋之若鹜的现象。”他解释,目前虽然用纪律把各单位的“特供”解决了,但人们的“特权心理”依然存在,因此才会有商家打着“特供”、“顶级”“超高端”等旗号来赚钱,消费者也很吃这套。

  李永忠表示,根源于权力配置不科学,用人体制不合理的“不正之风”,很难用纪律和规定完全控制。“任何有效的治理都必须以治本为主。只要治本还没到位,在敏感时间出现高价烟这类东西的反弹,不足为奇。因此,我们既要在治标上常抓并抓长,注重节假日关键期间,更要以治本为主,加大改革力度。这种标本兼治,以治为主的效果,必然也会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