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科尔内留斯·古利特在超市购物

  奥托·迪克斯的自画像

  2013年11月,德国当局在慕尼黑一套公寓中发现纳粹艺术品宝藏的消息被曝光,引发全球关注。这1280件艺术品据称总价值超过10亿美元,之前一直被收藏家希尔德布兰德·古利特之子科尔内留斯·古利特收藏。然而,这些艺术品只是纳粹德国在欧洲劫掠的65万件艺术品中的冰山一角,近日美国《名利场》刊文,揭露了这批艺术品背后的故事。

  黑暗遗产 德国八旬老人的公寓里藏着1280幅名画

  马克斯·贝克曼的《驯狮者》

  菲利克斯穆勒的《乡间伴侣》

  2010年9月22日晚上9点左右,一列从瑞士苏黎世开往德国慕尼黑的高铁经过德国巴伐利亚州的林道市,巴伐利亚州海关官员登上列车对乘客展开例行检查。一些拥有瑞士银行账户的德国人在林道携带大量黑钱,训练有素的海关官员们会在列车上寻找可疑乘客。

  在车厢过道里检查时,一名海关官员让一位头发苍白、衣着讲究的老人出示证件,老人持奥地利护照,护照信息显示,他叫科尔内留斯·古利特,1932年出生于德国汉堡。古利特告诉海关官员,他之前前往瑞士,是为了跟伯尔尼的一家艺术画廊洽谈业务。他表现得非常紧张,海关官员决定把他带到卫生间搜身,搜查后发现一个装有9000欧元新钞的信封。尽管科尔内留斯没犯法—少于10000欧元的现金不需要申报,但他的表现和9000欧元新钞令海关官员心生怀疑。海关官员记住了科尔内留斯,后来对他展开了深入调查,这为几年后的一次惊天发现埋下了伏笔。

  科尔内留斯告诉海关官员他在慕尼黑有间公寓,然而他的纳税地却在奥地利萨尔茨堡。他生活得像个幽灵一般,不管是在慕尼黑还是其他地方,几乎都查不到有关他的记录。海关官员建议对科尔内留斯进行海关和税务调查,结果发现他没有国家养老金、医疗保险、税务、雇用记录、银行账户,很显然他从未工作过,甚至慕尼黑通讯录上都没有他的名字,他就是个“隐形人”。

  不过,接下来的调查发现,科尔内留斯住在慕尼黑最好的社区之一,在一套价值超过百万美元的公寓中住了近半个世纪。后来,古利特这个姓氏也引起了调查者们的注意。对纳粹德国艺术史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希尔德布兰德·古利特,尽管有1/4犹太血统,希尔德布兰德·古利特还是成为了为纳粹德国工作的艺术经销商之一。在第三帝国统治期间,他收集了大量从犹太经销商、收藏家那里被纳粹掠夺而来的艺术品。调查者们开始思考:希尔德布兰德·古利特和科尔内留斯·古利特是否存在什么联系?科尔内留斯曾向海关官员提到艺术画廊,他是否靠偷偷卖画谋生呢?

  调查者们对科尔内留斯的公寓里都有什么感到好奇,不过他们还是很谨慎,因为这涉及到私人财产权、侵犯隐私等法律问题。直到2011年9月,法官才以涉嫌偷税为由,签发了对科尔内留斯公寓的搜查证。2011年12月,科尔内留斯通过科隆一家拍卖行,以86.4万欧元的价格卖掉了马克斯·贝克曼的名画《驯狮者》。直到2012年2月28日,德国当局才执行了对科尔内留斯的搜查令。当警方、海关官员、税务官员进入科尔内留斯1076平方英尺的公寓时,发现了1280幅名画,总价值可能超过10亿美元。

  在接下来的3天中,科尔内留斯眼睁睁看着名画被打包运走。这些名画被运至慕尼黑以北约10英里处德国海关的一座库房里存放,德国政府未向外界公开它们的存在。后来,一位消息人士向德国《焦点》周刊透露此事,这批纳粹宝藏的存在终于在2013年11月4日被曝光。不久之后,由于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科尔内留斯的“隐居”生活算是结束了。

  欺诈游戏

  收藏家替纳粹出口艺术品,同时扩充自己的“宝库”

  古利特家族曾是德国著名家族,历史可追溯至19世纪早期,诞生过不少艺术家和艺术从业者。科尔内留斯·古利特是这个家族第三个名叫科尔内留斯的人,第一个是德国著名作曲家古利特,第二个是他的祖父—一位巴洛克艺术和建筑史学家,写过近100本书。

  科尔内留斯的父亲希尔德布兰德早在希特勒掌权之前,就被德国两家艺术机构解雇了。他曾是一家位于茨维考的艺术博物馆的馆长,该博物馆经常展出一些富有争议的现代艺术家的作品;他还曾是汉堡艺术协会的主席,不仅因为他富有艺术品位,还因为他的祖母就是犹太人。希尔德布兰德后来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他开始对自己的生活产生恐惧,生活在汉堡时,他开了一家展出较为传统、保险的艺术品的画廊,不过他也偷偷地从逃离德国或者急需用钱的犹太人手中低价收购被希特勒禁止的现代艺术品。

  1937年,纳粹德国宣传部部长约瑟夫·戈培尔从被禁止的现代艺术品中看到了牟利机会,创建了一个机构负责将公共艺术机构和私人收藏家的“堕落”艺术品充公,然后在慕尼黑举办了“堕落艺术”展览,用于跟希特勒倡导的“伟大的德国艺术展”作对比。同一年,为了呼应“堕落艺术”展览,纳粹德国教育和科学部出版了一本手册,宣称:“达达主义、未来主义、立体主义和其他现代艺术都是生长在德国土壤上的犹太寄生植物开出的有毒的花朵……”

  一年之后,戈培尔又成立了掠夺“堕落”艺术品的机构,希尔德布兰德被任命为该机构4名成员之一,虽然他有犹太血统,但他的专业知识和在艺术界的关系被戈培尔看中。该机构的任务是将“堕落”艺术品卖到国外,希尔德布兰德被允许亲自收购“堕落”艺术品,只要他能拿来外国钞票就行,这给了他以可乘之机。

  1940年法国陷落后,希尔德布兰德经常将妻儿留在德国汉堡,独自前往巴黎。他开始了一项精心策划、充满危险的求生和致富“游戏”,瞒骗了所有人:他的妻子、德国纳粹、同盟国、犹太艺术家、经销商、名画主人—都是以帮助他们逃跑、挽救他们的收藏品的名义。他还进入被富有的犹太收藏家们遗弃的住宅中,运走他们的收藏品。希尔德布兰德的朋友保罗·罗森伯格是毕加索、马蒂斯、布拉克艺术品的经销商,1940年逃往美国,在那之后,希尔德布兰德私吞了罗森伯格留在一家银行金库里的名画—马蒂斯1921年的作品《坐着的女人》。

  受到戈培尔的全权委托,希尔德布兰德的“游戏”越玩越大。后来他声称,为了保命不得不为纳粹工作,渐渐被金钱腐化。但更准确地说,他过着“三重生活”:给纳粹想要的,尽其所能拯救他所爱的艺术品和一些犹太人,累积自己的艺术品宝库。

  1943年,希尔德布兰德成为了希特勒在林茨修建的博物馆的主要买手之一,将符合希特勒口味的艺术品运到德国,每笔交易能得到5%的佣金。从1941年3月到1944年7月,装在4174个货箱里的21903件艺术品被运至德国。单是从法国犹太人那里,纳粹就劫掠了10万件艺术品,纳粹德国劫掠的艺术品总数据估计约为65万件,堪称历史上最大的艺术盗窃。

  形象危机

  纳粹宝藏被曝光后

  德国政府隐瞒消息引发愤怒

  《焦点》周刊曝光古利特纳粹宝藏的第二天,负责调查此事的德国奥斯格堡的总检察官赖因哈德·内米兹仓促地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两周后发布了一篇字斟句酌的新闻稿。但有些事已无法挽回,愤怒的闸门已被打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办公室简直被各种投诉淹没,拒绝对正在进行中的调查作出任何声明。

  突然之间德国面临国际形象危机,有可能受到法律诉讼。德国政府居然将消息隐瞒了一年半之久,在被曝光后才被迫公开;在二战结束70年后,德国依然没有针对被纳粹劫掠的艺术品的赔偿法律……这令很多人感到愤怒。大屠杀幸存者的后人对寻回遭纳粹劫掠的艺术品非常关心,但问题是很多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家族收藏中丢失的到底是什么。

  雅诗兰黛化妆品公司继承人、被劫掠艺术品寻回的倡导者罗纳德·劳德呼吁,德国立即公开这批艺术品的完整名录,欧洲被劫掠艺术品委员会、遭劫掠的犹太家族的后人亦如此呼吁。2013年11月11日,德国政府开始将部分从科尔内留斯·古利特公寓中发现的艺术品的信息公布在网站上,访问人数惊人,导致网站崩溃。迄今,网站已公开了458件艺术品的信息,并宣布约有590件艺术品可能是从犹太人手中劫掠而来,尽管如此,这批艺术品的寻源工作还远未完成。

  德国有关劫掠艺术品的赔偿法律非常复杂,事实上,1938年允许政府没收“堕落”艺术品的纳粹法律还没被废除。德国已签署《1988年关于遭纳粹没收艺术品的华盛顿会议原则》,该文件规定,拥有被纳粹劫掠的艺术品的博物馆和其他公共机构应将艺术品归还失主或其后人。但这些规定是自愿的,签约的国家中几乎没有几个机构真正去执行。此外,这些规定并不适用于在德国境内遭劫掠的艺术品,也不适用于拥有遭劫掠艺术品的个人,比如科尔内留斯·古利特。

  直到今天,科尔内留斯也未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这也引发了人们对德国政府扣押艺术品的合法性的质疑—德国政府人员进入科尔内留斯的公寓时持有搜查令,但扣押艺术品时没有任何法律文件。此外,申索被盗财物存在30年的诉讼时效,但科尔内留斯拥有这些艺术品已超过40年。现在这批艺术品被存放在德国海关的一个库房里,德国政府网站上公布出来的艺术品有的不止一方提出申索,但目前尚不清楚按照法律德国政府是应该将艺术品归还失主,还是还给科尔内留斯。

  “他肯定不是一个幸福的人,这么多年都生活在谎言中。”被纳粹称为“堕落”艺术家的奥托·迪克斯的孙女娜娜·迪克斯评论科尔内留斯称。娜娜本人也是一名艺术家,她表示奥托·迪克斯的200件主要作品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新闻人物

  守财“幽灵”

  科尔内留斯·古利特

  事件追踪

  纳粹宝藏

  未来命运仍是未知之数

  德国政府从科尔内留斯的公寓中扣留了艺术品之后,艺术史学家梅克·霍夫曼被邀请帮助寻找它们的起源。霍夫曼研究了一年半,找出了其中380件被纳粹劫掠的艺术品,但她显然精疲力竭。接手她工作的是英格博格·伯格格林-默克尔领导下的一个国际研究小组,伯格格林-默克尔表示,“透明和效率是当务之急”,被确定的艺术品应尽快被收录进网站。

  这批艺术品中价值最高的是收藏家保罗·罗森伯格被偷的一幅马蒂斯的画作,价值估计为600万至800万美元,罗森伯格的后人们已申请索回这幅画。罗森伯格的后人之一安妮·辛克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卡恩的前妻。然而据德国媒体报道,目前已有30人申请索回这幅马蒂斯的名画,这反映出了艺术品索回过程中所遭遇的问题之一。此外,伯格格林-默克尔还表示,研究小组无权将艺术品还给失主或其后人,德国没有现存法律能要求科尔内留斯归还画作。

  2013年11月,巴伐利亚州新任命的司法部长温弗里德·鲍思巴克表示:“联邦和州级官员都应该更紧迫地参与、解决这一挑战。”今年2月,由鲍思巴克起草的诉讼时效法律修改案被提交至议会上院,原本30年的诉讼时效有望延长。

  去年年底,在81岁生日到来前,科尔内留斯因心脏病住进了德国慕尼黑一家医院,至今未出院。他已经雇了3名律师,并请了一家危机公关公司帮他处理媒体关系,今年1月29日,他的两名律师已向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提出诉讼,起诉将调查信息泄露给《焦点》周刊、违反了保密原则的人。然后,在2月10日,奥地利当局在科尔内留斯位于萨尔茨堡的家中搜出了约60幅莫奈、雷诺阿、毕加索的画作。科尔内留斯通过发言人斯蒂芬·霍尔辛格提出调查这些画作的要求,以确定它们是否偷窃而来,初步调查显示它们都很“清白”。一周之后,霍尔辛格宣布建立网站“gurlitt.info”,网站公布了科尔内留斯的声明:“一些关于我和我的艺术收藏的报道并不属实或并不完全属实,因此我的律师和我本人希望提供信息,让这些讨论走上更加客观的方向。”

  2月19日,科尔内留斯的律师对德国政府的搜查令和扣押令提出诉讼,要求德国政府收回没收他收藏品的决定,因为这些艺术品跟针对他提出的偷税指控无关。

  科尔内留斯的堂兄、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当摄影师的艾克哈特·古利特表示:“科尔内留斯是个孤单的牛仔、孤独的灵魂,也是个悲剧人物。他介入这场纷争不是为了钱,如果是为了钱,他早就把这些画卖了。科尔内留斯爱这些艺术品,它们是他生活的全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