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巩万龙)9月12日,国内有三家基金公司成立,鑫元基金正是其中之一。作为首批城市商业银行发起基金公司的试点公司,南京银行旗下的鑫元基金当日正式开门营业。当国内基金公司目前数量增加至85家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这个五年前仍很稀缺的金融牌照不再稀缺。站在当下行业转型时点,城商行主导下的鑫元基金有着自己清晰的发展蓝图。
  鑫元基金该怎么走?由南京银行副行长束行农亲自带队的鑫元基金并不迷茫,担任鑫元基金董事长的束行农近日向记者娓娓道来,公司取名鑫元基金,意在要走创新(鑫)守元的发展道路。
  作为新基金公司,束行农直言,鑫元基金必须尊重市场规律,积极进取,但不急于求成,公司将传承南京银行债券经营特色,专注于打造固定收益资产管理品牌,在公司公募和专户两个领域均打造出优秀的固定收益产品,并积极探索城商行系基金公司新的业务模式。

鑫元基金董事长束行农

  专注固定收益的资产管理
  如果提及银行系基金公司,今年无疑是银行系公司的扩容之年。作为首批城市商业银行发起成立基金公司,自从去年下半年传出城商行设立基金公司的政策试点后,南京银行立马筹备人手申报材料。
  与券商系、信托系和外资系有所不同的是,城商行有它独特的优势。南京银行是首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其特色在于债券投资,该行是银行间债券市场第一批做市商,也是城商行最早介入债券投资业务的银行。由此,南京银行树立了“债券特色银行”的品牌,每年债券交易量在银行间市场排名全行业前列。
  “我们的战略定位很明确,就是专注于固定收益的资产管理细分市场,因为南京银行有着良好的固定收益投资基础,而固定收益产品有相对稳定的正收益,能够为投资者长期稳健的回报”,鑫元基金董事长束行农向记者指出,新基金公司目前无法与规模数百亿的公司相比,但必须要寻找到清晰的自身定位。
  早在筹备期,鑫元基金就定位于固定收益领域的资产管理,并将组织架构、风险控制和人员配备都向该方向倾斜,选择合作渠道时也倾向于认同固定收益战略的银行。
  目前,与其他综合型基金公司不同的是,鑫元基金投资团队核心以固定收益人员为主,首席投资官张丽洁、专户投资总监史少杰和研究员均是固定收益背景,股票投资团队并不急于准备。“我们当时要求,每一个投研人员都以固定收益为核心,每一个进入公司的员工都必须对固定收益行业有所了解”,束行农强调。
  固定收益资产管理领先的基金公司无不以规模取胜,实际上走着一条“先做大规模后考量利润”的道路。“专注做固定收益,公司的经营压力相对更大,我们的目标是规模、质量和效益并重”,束行农表示,随着债券市场继续扩容、资产证券化和国债期货等领域推进,市场上会出现更多的固定收益产品。
  实际上,束行农自从90年代初进入南京银行,从负责该行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以及债券承销,到主管金融市场部、金融同业部、投资银行部和公司金融部的副行长,他对南京银行的财富管理的战略布局有着更加前卫的思考。
  “作为首批城商行设立的基金公司,我们有南京银行在业务、技术和管理上的支持,除了直接提供投资管理产品外,鑫元基金可以探索一些新的业务模式,比如可以做其他机构的债券交易外包、投资顾问等服务”,他说道。
  不一样的大股东
  回顾基金行业的早期,大股东对基金公司几乎没什么大的支持,除了给个几千万的注册资本金,全凭基金公司管理层自己摸索,这就造成基金公司在发展当中出现不同情况的差距。近年以来,尤其是在基金业不断出现业务创新时,如创新型分级债基、短期理财基金、T+0货币基金和专户通道业务等,一批批新业务新产品的推出让不同背景的基金公司出现全然不同的发展境遇。
  鑫元基金专门做固定收益,南京银行能提供有力的支撑。在城商行中,南京银行是拥有债券投行业务牌照的三家城商行之一,它在中小股份制银行领域有着广泛而深入的渠道资源。
  2003年开始,南京银行就不断与各地中小商业银行发起成立了联合投资项目,该项目俱乐部成员已多达63家中小商业银行,覆盖全国主要大中城市,特别是省会级城商行。在和中小银行合作上,南京银行将中小银行的次级债和小微企业金融债作为突破口,业务发展迅速。
  “这恰恰成为我们的资源优势,鑫元基金将充分挖掘这些客户资源,找到银行需求和基金公司产品对接的最佳方式。如果鑫元基金以业绩优势来赢得中小商银行的信任,未来可以开拓更多的业务合作领域”,束行农表示,也可以探索中小银行债券投行业务和基金平台开展合作。
  在束行农看来,南京银行拥有的这些中小商业银行合作伙伴对鑫元基金来说,有着巨大的潜力,在基金托管、销售和产品开发等方面均有巨大的合作空间。
  另一方面,除了可以依托南京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资金优势,鑫元基金推广T+0货币基金也将拥有先天优势。南京银行的营业网点可以对接货币基金,并且与合作银行研究推出货币基金赎回实现T+0,这种可能性在技术上完全可以实现。
  事实上,当前众多新基金公司将非公募业务作为公司发展的重要支撑,一些新基金公司的专户子公司通道业务规模甚至达百亿级。对于外界普遍关心的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束行农认为应该兼顾业务发展和风险控制。
  “目前看来,银行的非标资产可以对接基金专户子公司,加上银行拥有庞大的信贷客户资源,所以非标资产的投资管理和运作为专户子公司打开了发展空间。另外,银行对风险的控制能力相对较强,风险总体上更为可控”,束行农认为。
  构建稳定的激励机制
  时值今日,短短两三年时间,国内基金公司迅速增加二三十家,城商行、保险系、券商系和信托系继续扩容,基金公司家数破百指日可待。然而,近年来新基金公司经营运作困难除了外因,还有内因。往往由于战略定位不清晰,管理团队经营压力较大等因素,高管团队和投研团队流失严重,大大地影响了新公司的成长。
  作为新基金公司,鑫元基金同样面对上述问题。如何始终坚持战略定位?如何面对经营压力?如何稳定团队?
  “南京银行在筹备之初就有着充分准备,我们通过市场化招聘引入了大批人才”,束行农告诉记者。借鉴银行系公司的运作经验,鑫元基金的薪酬水平主要参考行业可比平均数,少数来自南京银行的几位人员也按鑫元基金的薪酬体系定位,从而保证所有员工能全力投入鑫元基金的运营。
  为了促进新基金公司的长治久安,南京银行做出三项制度安排。首先,南京银行派驻鑫元基金的人员数量十分有限且入职鑫元基金后完全脱离原先南京银行的聘任体系,高管团队全部实现市场化招聘,总经理、督察长、首席投资官和首席运营官均来汇添富、上投摩根、东方证券和中银基金等行业内公司。
  其次,鑫元基金筹备之初,南京银行召开董事会决定给予鑫元基金良好的激励机制,将鑫元基金一定数量的股权给公司管理层预留空间,在未来适当时机激励给公司高管,从而保持团队的积极性。
  此外,在经营目标的规划上,尽可能地尊重市场规律,既不保守,也不冒进。董事会和股东会对鑫元基金均有长期目标,不会对短期盈亏做太多考核。

  人物素描:
  束行农:与债券打交道的资深老兵
  俗话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在债券市场,束行农绝对是一位资深老兵,于1996年进入南京银行工作,至今近二十载。从南京市城市信用合作联社信联证券营业部副经理到如今的南京银行副行长,束行农参与了南京银行银行间债券交易市场的建设以及债券投行业务,可谓与债券市场打交道数十年的资深老兵。
  作为鑫元基金的主管领导,束行农经常从南京到上海来指导工作。将鑫元基金的战略发展定位于固定收益资产管理业务,正好契合了束行农管理经验的长处。
  对于债券市场,束行农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专家,曾掌管南京银行资金运营中心长达十多年,然后开始分管投资银行和金融市场部等核心业务部门又近十年,市场经验极为丰富,在上市城商行中并不多见。对于我国债券市场的建设,束行农亦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
  他指出,我国目前债券市场大体分为三大类别,即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所债券市场和国家发改委企业债,三个市场相互推动,但三个市场交易和结算仍处于分隔状态,如果解决得当,债市会有大发展。
  追溯束行农更早的经历,他曾有过多年的军旅生涯。在上世纪80年代,他曾当过兵,做过炮兵团排长,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做过参谋。也许正因为有着当兵的经历,束行农显得十分朴实敦厚,平易近人。
  “未来,我们制定了一个相对合理的发展目标,一定要尊重市场规律,而不是一上来就要实现盈利”束行农说道。在风控的问题上,鑫元基金也毫不含糊。在束行农的领导下,按照证监会“三条底线”原则,鑫元基金制定了严格的风控体系,从债券研究、投资和交易等各个环节上细化制度流程,内部多次开展培训来加强职业操守,学习法律法规,以充分防范公司出现违规事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