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12月16日,纳入统计的171只货币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已经达到3.85%,其中有59只超过4%,最高者达到4.8%,远远超越一年期人民币定期存款利率。

  今年以来,余额宝的横空出世不仅将货币基金资产规模推上历史顶峰,更令货币基金这一投资品种成为市场关注焦点。伴随 “钱荒”过后资金面余震不断、货币政策稳中趋紧、债市走弱,以及A股市场反复波动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低风险、高流动性,且收益率持续上涨的货币基金逐渐受到投资者的热捧。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2月16日,纳入统计的171只货币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已经达到3.85%,其中有59只超过4%,最高者达到4.8%,远远超越一年期人民币定期存款利率。

  然而,近期货币基金居高不下的七日年化收益率不禁令部分投资者产生疑问,超过活期存款收益率10倍甚至20倍的收益率究竟来自哪里?为何有的货币基金收益率稳定,而有些却忽高忽低?面对市场上众多同类产品,究竟如何进行选择?本文以纳入金奖基金组合的两只货币型基金产品之一——南方现金增利(南方现金增利货币A、南方现金增利货币B)为样本,对其背后的投资逻辑进行一一解析。

  成立于2004年3月5日的南方现金增利是目前市场上运作时间较长,规模及业绩稳定性良好的货基品种。该基金首募规模为80.49亿元,根据今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基金规模已增长至449.66亿元。从长期业绩来看,拥有业内固定收益投资金牌团队的现金增利,在运作超过八年的时间里可谓“战功赫赫”。凭借出色的现金管理能力,其成为目前全市场内唯一一只近三年收益率持续排名行业前五的货币基金。根据银河证券数据显示,该基金在过去一年、两年及三年中,分别以4.22%、8.75%及12.94%的收益率稳居同类基金第一梯队行列。

  精益求精 执着于点滴收益

  如果用马拉松赛事来形容货币基金的投资之路可以说毫不为过。相较于大机会较为明确、组合调整频率相对较低的债券型基金而言,货币基金则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点滴积累。

  货币基金的投资对象主要是协议存款、短期债券及央行票据等。在投资品种较为确定的前提下,其收益率的差异便体现在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领域的社会资源和拿券能力等方面。南方基金素来注重与各家银行建立良好的长期合作关系,这不仅有利于其率先获取更高的存款利率,当出现流动性困难时,也能及时获得对方的支持,避免出现收益损失的情况。

  此外,对货币基金的基金经理来说,要在很小的空间里腾挪,并在保证本金安全的前提下为投资者获得更多的收益,需要专注和持久的耐力。在投资操作中,现金增利精细到对每一天的微调都保持高度重视,例如,将杠杆控制到哪一天,降下来可以规避市场波动;在债券市场上尽力争取每一个bp谈出来的价格等等。正是基于对这种投资细节的执着,南方现金增利也为投资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回报。

  审时度势 灵活调整资产配置

  古人言“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管理货币基金虽然需要点滴之间的积累,但良好的大局观同样不可或缺。 2011年10月底,证监会下发了《关于加强货币市场基金风险控制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货币基金投资协议存款不再受制于30%的限制。在这项规定出台之前, 货币基金一直把债券类资产作为主力配置品种,在此之后,存款占比开始逐步提升。结合当年资金面较为紧张的市场环境,基金经理韩亚庆和刘朝阳预期货币政策将会有所放松,决定顺势而为,保持较高的久期和仓位,并在11年四季度提高了一年期存款的配置比例。 事实证明,2011年至2012年上半年的这段时间内,由于利率下降,拉长久期可以更长时间的将资金锁定在高收益水平上。 而南方现金增利基于对未来市场环境的准确判断,率先签订一年期存款协议,也为投资者争取到了较高的静态收益。

  今年6月份的“钱荒”令整个货基规模在短时间内急剧缩水超过60%,逼迫很多小型货基不得不采取限制赎回的紧急应对措施,而南方现金增利虽然规模缩水幅度也较大,但其业绩保持稳定,且未出现无法及时赎回的情况。个中原因,是因为基金经理早在上半年便觉察到资金面偏紧、债券市场流动性趋弱的状况,所以在保证基金流动性的情况下,降低了债券仓位,将大量资金集中安排在6月底到期,同时也将久期配置由中性逐渐转至防守。因此,无论从负偏离值还是净值水平上,都较好的应对了市场收益率大幅提升所带来的冲击。

  规模庞大 有效抵御市场冲击

  作为一种高流动性现金管理工具,货币基金每日需要应对各路资金的频繁申赎进出,若资金规模偏小,基金经理就需要提前准备足够的现金类资产以备随时出现的大量赎回需求,从而降低了资金利用效率,影响收益率水平。而大规模基金在面临大额赎回时防御性较强,收益所受到的影响也相对较弱。南方现金增利自成立以来规模始终稳居同业前列,因此可以较为从容地面对可能的频繁申赎,相对于小规模基金被增量资金摊薄浮盈或遭遇大比例赎回风险而言,受到的流动性冲击会小得多。

  此外,随着协议存款在货币基金总资产规模中所占比重的逐步提升,一些具有渠道优势、规模较大的基金也具有更强的议价能力,从而带来更为可观的收益。